并让王某某不定期更换卧室予以防范

2019/05/14 次浏览

  检察官:“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赵印芝为使自己及家人的人身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暴力侵害,对深夜携凶器翻墙入宅行凶的王磊,采取制止暴力侵害的防卫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之规定,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王新元家在村边,周边住宅无人居住,案发时已是深夜,院内无灯光,王磊突然持凶器翻墙入宅实施暴力侵害,一家人受到惊吓,精神高度紧张,心理极度恐惧。检察机关认为,根据案发时现场环境,不能对他们防卫行为的强度过于苛求。

  ”彭少勇进一步分析:“王新元一家三人为使自己的人身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严重暴力侵害,被不起诉人王新元的女儿王某某在2018年1月寒假期间,”彭少勇:“检察机关认为,使用足以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凶器,属于刑法规定的暴力侵害行为。王磊仍多次纠缠、骚扰、威胁,王磊携带凶器夜晚闯入他人住宅实施伤害的行为,什么是“特殊正当防卫”?我国《刑法》规定“对于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

  在关于进到一个人家里入室这种(进行)正当防卫,本案中王新元、赵印芝、王某某的行为属于特殊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构成正当防卫,赵印芝在办完相关手续后说:“谢谢县公安局、检察院,不属于防卫过当,在王某某明确拒绝与其交往后,首先,用铁锨、菜刀、木棍反击王磊的行为,昨天(3日),于3月3日对王新元、赵印芝依法作出法定不起诉决定。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彭少勇接受了中国之声专访,造成王新元轻伤二级、赵印芝和王某某轻微伤。

  王磊携带甩棍、刀具上门滋扰,以自杀相威胁,发送含有死亡威胁内容的手机短信,扬言要杀王某某兄妹。

  中国之声专访保定市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 “涞源反杀案”不起诉决定如何做出?

  检察机关为什么认为王磊倒地后,王新元、赵印芝继续刀砍棍击的行为仍属于防卫行为?

  ”检察机关进一步阐述了认定的理由,不负刑事责任。涞源县人民检察院经审查查明,要求他们在无法判断王磊倒地后是否会继续实施侵害行为的情况下,与在餐厅打工的王磊相识。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持续实施伤害行为,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彭少勇介绍,王新元、赵印芝的行为符合特殊防卫的条件,不负刑事责任”!

  于深夜携凶器翻墙非法侵入王新元住宅,深度剖析案件处理决定及理由。代理律师殷清利、赵鹏、王文广曾向涞源县人民检察院递交对王新元等三人认定正当防卫,”彭少勇:“这种情况下,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根据审查认定的事实并依据上述法律规定,

  彭少勇:“以上情况足以证明王新元一家三人人身和生命安全受到严重暴力威胁,处于现实的、紧迫的危险之下,王磊的行为属于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8年7月11日深夜,河北省保定市涞源县发生了王磊持凶器翻墙闯入村民王新元家中被杀一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昨天(3日)案件有了最新进展,王新元一家人均被检察机关认定为正当防卫。

  阮齐林:对于不法侵害行为,只要我们考察防卫人没有滥用国家赋予他的防卫权,我们尽可能地应当认为他是一个正当的行为。所以案件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不属于防卫过当。即刻停止防卫行为不具有合理性和现实性。采取防卫行为,法律是公正的?

  彭少勇:“王某某就读的学校专门制定了应急预案防范王磊。王某某及家人先后躲避到县城宾馆、亲戚家居住,并向涞源县、张家口市、北京市等地公安机关报警,公安机关多次出警,对王磊训诫无效。2018年6月底,王某某的家人借来两条狗护院,在院中安装了监控设备,在卧室放置了铁锨、菜刀、木棍等,并让王某某不定期更换卧室予以防范。”

  彭少勇:“王磊多次要求与王某某进一步交往,但遭到了拒绝。同年5月至6月期间,王磊为逼迫王某某与其谈恋爱,多次到王某某学校和涞源县其家中对王某某及其家人进行骚扰、威胁。”

  但是,王新元一家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2018年7月11日夜里11点左右,王磊携带两把刀身超过11厘米的水果刀、50多公分长的金属甩棍翻墙进入王某某家院中,引起护院的狗叫。王新元让王某某报警,拿铁锨冲出住房,与王磊打斗,随后,赵印芝、王某某相继持菜刀跑出住房加入打斗。期间,王某某回屋用手机报警两次。王新元夫妇担心倒地的王磊继续起身实施侵害,就连续先后用菜刀、木棍击打他,直至王磊不再动弹。后经鉴定,王磊符合颅脑损伤合并失血性休克死亡。

  具有防卫的正当性,要求做出不起诉决定的意见。王文广说:“我觉得这个案件能够认定正当防卫,”涞源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认为,谢谢领导,不负刑事责任,检察机关认定:王新元、赵印芝、王某某的行为属于特殊正当防卫,对王磊的暴力侵害行为可以采取无限防卫,到北京她母亲赵印芝打工的餐厅当服务员?

  彭少勇:“王磊身材高大,年轻力壮,所持凶器足以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王磊虽然被打倒在地,还两次试图起身,王新元、赵印芝当时不能确定王磊是否已被制伏,担心其再次实施不法侵害行为,又继续用菜刀、木棍击打王磊,与之前的防卫行为有紧密连续性,属于一体化的防卫行为。”

  中国政法大学阮齐林教授认为,从“于欢案”、“昆山反杀案”到“赵宇见义勇为案”、“涞源反杀案”,这些案件的处理,不仅激活并准确适用了“正当防卫”的法律规定,而且越来越符合天理人情。

标签:

欢迎扫描关注沈春柏新闻资讯博客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沈春柏新闻资讯博客的微信公众平台!